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网店转让 > 蘑菇街转让 > 蘑菇街转让

蘑菇街陈琪:我是如何通过快速变换在很多弯道超

叶青2022-04-06网店转让人已围观

简介2015年春天,蘑菇街再次转型。这次从垂直电商变成了B2C加C2C的社交电商。从初创时的一个电商搜索工具到一个消费社区,再从消费社区到电商导购,再到垂直电商,现在开始转向C2C加

2015年春天,蘑菇街再次转型。这次从垂直电商变成了B2C加C2C的社交电商。从初创时的一个电商搜索工具到一个消费社区,再从消费社区到电商导购,再到垂直电商,现在开始转向C2C加B2C的平台。几乎每隔一两年,蘑菇街的创始人陈琪都会引领一次蜕变转型。

从他的搭档到他的团队,每个人似乎都接受了这种节奏。陈琪笑着说,“我们公司在每一次转型的初始阶段都是一个奴隶社会,而我就是奴隶主。我的决定他们理解就执行,不理解就执行。做出差不多的样子后,进入封建社会,实行分封制。每个人都有自己负责的领域,并开始分权。不可能一开始就想要民主社会。”

目前,陈琪身穿黑色连帽套头衫,佩戴金属项链和戒指,具有强烈的朋克感觉。可能是因为最近比较忙,脸上长了好几个痘痘。面试前,他正和一群员工坐在一起聊天。他感觉自己像个年轻的程序员,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他“奴隶主”的“霸气侧漏”。

十年前,陈琪从浙江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然后加入阿里集团。从用户界面设计师到产品经理,再到移动事业部经理,在淘宝工作6年,看到导购社区的机会来了,就说服同学魏一博一起创业。2010年,他创办了滚豆网——,一个连接社区和电商的技术工具。为了创业,陈琪和魏一博卖了房子。“房子很好。真正让家里人感到有点犹豫的,是他们离开淘宝时放弃的淘宝选项。”

陈琪出生在浙江一个县城的公务员家庭。他从小就很聪明,不太注重学习也能拿高分。他的家人总是全力支持他的爱好。90年代初给他买的第一台电脑是一万多的高配置。大学期间,他通过网页设计赚钱,收入一度高于父母。也许是这样的经历让他一直充满安全感,而天秤座追求完美、一丝不苟的特点让他把创业公司当成了自己打造的生态系统。他像手里的控制器一样调试系统,看如何让它按照自己的想象发展。

2011年,升级版的蘑菇街成立,当时蘑菇街的另一位合伙人岳也加入进来。这个专注女装的导购网站,经过两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一个日均近400万UV,2亿PV的大型流量分发平台。每天来自淘宝平台的佣金也能达到50-60万人民币。但是导购模式天生就面临着一个危险:你的七寸永远在平台手里。

2012年,淘宝开始限制外部链接。2013年底,淘宝开始禁止蘑菇街使用支付宝支付。后来通过技术手段,蘑菇街的产品无法直接链接到淘宝商家。阿里曾提出以2亿美元收购蘑菇街。陈琪当时干脆拒绝了。

蘑菇街很快意识到导购平台的土壤已不存在,并在淘宝全面封杀3个月后迅速转型为女性时尚服装垂直电商:从最初的纯消费推荐社区,转型为买家精选和溢价店铺的复合形式。店主要满足蘑菇街的要求:所有产品都是邮寄送到蘑菇街的仓库进行质检。这是淘宝无暇顾及的大而全的苦差事。转型后,蘑菇街一批老员工“改行”做质检,从市区的写字楼搬到了郊区的仓库。店主发的货要经过质检和买手团队的双重考验。同时还有专门的商业服务部,为店主排忧解难。

自营平台第一个月,成交额达到1.2亿元。2014年“双11”,蘑菇街

接下来,从B2C到C2C,成为社会化电商也就顺理成章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购物者和时尚达人引领潮流,形成个人品牌。如果把这些个人品牌引入蘑菇街,会带来更多的新用户,增强用户粘性,比名店直接挖淘宝、JD.COM平台阻力小很多。

2015年初,蘑菇街推出7.0版本APP,帮助这些时尚达人开店,形成个人品牌社区。同时,它将帮助商家以一个中心化的平台简单便捷地获取新客户和订单,然后提供去中心化的社交手段,帮助他们管理留存的用户。这是蘑菇街产品设计的思路。

蘑菇街的每一次转型都非常迅速。陈琪说,去年年底,在深圳和几个投资人聊了一晚上,突然觉得是时候做一个社交电商了:电商和社交结合的方法论还不完善,蘑菇街可以试试吃这个螃蟹。

回到公司和两个合伙人商量后,他在一个晚上就决定了组织架构的调整。第二天,他宣布需要200人来推动转型。第三天,150多个新职位到位。六周后,线上的人做了五六百人的工作。三个月后,2015年1月,蘑菇街将杭州以外的第一个重要办公室开到了广州。根据2014年的统计,平台上6000多家商户中,广州商户占了三分之一,提供了一半的交易额。

陈琪说,幸运的是,蘑菇街是一个可以快速改变的团队。很多公司以为自己在创新,其实是在走产品生命周期。蘑菇街的创新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迭代。二是根据市场和资源的变化快速调整产品形态。再次,他推动转型的考虑是,即使作为女装B2C垂直电商,预计最多也只能做到200亿元左右的交易额。但如果是针对年轻女性的C2C社交购物平台,将面临超过2000亿元的市场空间。

现在打开蘑菇街,首页从原来的商品图片墙变成了由关注的人发来的图片和商品组成的信息流;像fold以上新浪微博,第二屏像淘宝,第三屏像微信,第四屏像Instagram。蘑菇街以前是一个小的创业公司,只能把功能分散到微博、微信等平台。现在它通过这些碎片化社交功能的设计,将所有社交购物整合到自己的平台上。未来将推出新的交易规则:粉丝交易不付费,非粉丝提交5%的佣金,但其他推广和辅助交易的功能现在都可以免费使用。

陈琪强调,蘑菇街的买手不同于传统买手,传统买手更喜欢代购,而蘑菇街的买手更多的是意见领袖,有着强烈的个人风格。蘑菇街这么做的好处是,它的调性和微博、微信完全不一样。微博是基于信息分享的强媒体属性,微信是基于朋友圈的强社交属性。在这两个平台上,意见领袖虽然容易聚集粉丝,但一旦通过购物转化影响力,就容易被追随用户反感;蘑菇街自成立以来,就以社交行为为女性用户的购物活动提供便利,即将“购物”的线下社交行为搬到线上。女性用户喜欢吸收人们的意见,分享他们的经验,花时间购物。

相对于其他更面向供应商的电商,蘑菇街是面向消费者的电商。它更关注用户想买什么,怎么买,买后怎么分享,怎么优化这个过程。这种另类的社会化电商模式,使其从导购平台转变为电商平台,用户一直高度活跃。目前,蘑菇街平台上约有1亿注册用户,月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去年6000多家商户总成交额约36亿元,平台上最大的一家成交额3000多万元,但其支出成本远低于其他电商平台,复购率更高。

蘑菇街今年的目标是平台成交额突破100亿元。对于盈利模式,陈琪坦言“目前不太清楚”但他依然乐观。只要蘑菇街平台交易额能达到500亿元,盈利模式就可以从现在的交易佣金拓展到数据维护、客服、广告、贷款等增值服务。无论如何都会比之前导购平台的佣金分成模式更抗风险。

虽然蘑菇街的每一次转型都感觉像是“壮士断腕”,但陈琪的自信来自于他对年轻消费者心态和市场趋势的把握。

平时他喜欢琢磨年轻人的心态,包括他的穿着和管理风格,走年轻人喜欢的风格。比如他了解的一个渠道就是:除了平时和年轻员工聊天,每次面试如果遇到90后应聘者,他都会聊至少30分钟。除了前三分钟他在评估这个员工是否适合蘑菇街,剩下的20分钟都在和他们聊年轻人的生活场景和行为方式。

他每天会收到上百封工作邮件,经常关注上百个业务指标。每周,他都会关注不同的指标。比如新版APP上市后,陈琪主要看用户数量是否下降,社交行为增长率,获取新客户的成本等等。

对陈琪来说幸运的是,他和其他两位合伙人的能力是互补的。他喜欢充分吸收各种信息,善于将用户需求与现有技术能力融合,通常在公司负责宏观趋势控制和融资;而一个合伙人曾经在中兴工作过,严谨细致,是典型的结果导向;另一个合伙人是个极客,老实稳重,擅长搭建技术和业务架构。虽然三个人的日常生活爱好完全不同,不能一起玩,但是这种组合在工作中是完美的,可以锻造出一支能够快速转型应对任何市场变化的团队,而不是空谈,不接地气。尤其是每次进入融资周期,他都要在外面奔波三四个月,但只要这两个可靠的合伙人在掌管公司,公司就能继续高速运转。

“蘑菇街的模式很容易被模仿,但自从蘑菇街创业以来,它最大的价值不是产品,而是我们的团队。产品容易复制,团队却无法复制。投资者也看好我们独特的团队。”

陈琪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每次他主动转型,就像扑克里的梭哈,压着公司所有的资源。他说:“我不喜欢做加法,我喜欢做乘法。但是乘法的缺点是,如果你乘以一个零,就什么都没有了,而如果你加上一个零,原来的东西还在。但是乘法线1亿美金之后,很多人猜测蘑菇街很快就要上市了。不过,陈琪表示,虽然上市可以随时开始,但上市后估计会有20-30亿美元。现在蘑菇街在国内电商中排在第三梯队的顶端,他只有在蘑菇街达到第二梯队顶端后才会考虑上市。

蘑菇街未来还会继续蝴蝶调整吗?陈琪还是那种招牌式的轻松笑容:“100%会调大调,会是什么样只能根据当时的市场情况来调整。我现在不知道,也不会定模板。不过蘑菇街的调性会逐渐中性。现在我们引入了家装、男装等品类,最后这里会成为一个社会化的大市场,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风格,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实现自己的品牌梦想。”

虽然蘑菇街一直在转型,但它正在转型的路上。但是谁能说陈琪做的是错的呢?真正的黑马不是靠模仿别人的奔跑方式取胜,而是靠精准的方向和奔跑速度。

很赞哦! ()

站点信息

  • 建站时间:2019-02-24
  • 网站程序:织梦CMS7.5
  • 主题模板:《今夕何夕》
  • 文章统计:1711 篇
  • 源码统计: 篇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